胫腓骨严重粉碎性骨折的生物学内固定治疗|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双板固定图片

【www.zhangdahai.com--安全生产公文】

  【摘要】目的:总结临床应用生物学内固定技术治疗粉碎性胫腓骨骨折的经验。方法:自2002年1月~2007年10月应用带锁髓内钉治疗该类骨折36例,生物学接骨板治疗42例。结果:经12~24个月随访,78例如期骨折愈合,无骨折迟延愈合或不愈合,X线检查显示骨折力线正常。结论:生物学内固定的核心是恢复骨折的力线,不强求骨折的解剖复位,尽可能减少骨折块血运的再破坏,根据骨折具体情况合理选择内固定和微创操作是成功的关键。
  【关键词】胫腓骨;粉碎性骨折;生物学钢板;内固定
  文章编号:1009-5519(2008)17-2581-01 中图分类号:R6 文献标识码:A
  
  骨折的生物学内固定即应用微创外科技术操作以保护骨折端和软组织的血运,采用生理的、合理的复位与内固定技术,固定可靠而无加压。胫腓骨严重粉碎性骨折血运破坏严重,稳定性差,治疗时不注意保护骨折局部血运,常会导致骨折迟延愈合或不愈合。带锁髓内钉及生物学钢板已渐渐成为现代骨折治疗的主流。本院自2002年1月~2007年l0月应用生物学内固定技术治疗该类骨折78例,获得到良好效果。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本组78例,男51例,女27例,年龄21~68岁,平均38.5岁,致伤原因有车祸、砸压及坠落等。按AO分类B型55例,C型23例。开放性骨折16例,按Gustilo分型:Ⅰ型10例,Ⅱ型6例。
  1.2 治疗方法
  1.2.1 带锁髓内钉固定36例:在胫骨上端髌韧带的内侧作3 cm长的纵形切口,髌韧带拉向外侧,于胫骨平台下1 cm处戳一骨洞,股骨干骨折可以通过徒手牵引,点式复位钳间接复位达到整复,扩髓或不扩髓,插入合适的髓内钉,安装锁钉。
  1.2.2 生物学钢板固定42例:骨折近端胫骨前内侧作长约1.5 cm小切口,深达骨膜外,用长组织剪或锋利的小骨膜剥离子在皮下筋膜与骨膜之间分离皮下隧道,然后在C型臂X线机监视下间接复位,选择适当长度按骨形态预弯的桥接钢板或有限接触动力加压钢板经隧道穿置骨折部位,在钢板推进的同时对抗牵引小腿以维持复位,用一块等长的钢板在皮外准确定出螺钉置入的位置,再戳螺钉固定孔3~5个,在导钻指引和保护下依次钻孔、攻丝及螺钉固定,通常6枚螺钉即可。
  1.2.3 开放性骨折:先予彻底清创,再行内固定,创面闭合原则是无张力下缝合。术后无需外固定,肢体抬高,鼓励关节主动活动,定期复查X线片,根据骨折愈合情况4~6周持拐下地部分负重,10~12周达到完全负重。
  
  2 结果
  
  全部病例均获随访,时间12~24个月,平均16个月。术后X线检查,78例胫骨力线均正常,其中63例接近解剖复位,腓骨复位满意。骨折愈合时间10~18个月,平均14个月。无内固定松动、断裂等并发症。2例伤口局部感染经换药治愈,无骨及内固定外露。
  
  3 讨论
  
  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其骨碎块多且极不稳定,传统的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术,切口长、剥离广、固定也不牢靠。我们近年主要应用带锁髓内钉和生物学钢板内固定治疗该类骨折78例, 取得了良好效果,无骨折延迟愈合或不愈合,软组织创伤修复快,无严重并发症发生。我们应用生物学内固定的体会:有移位的不稳定胫骨近端和远端1/3骨折,复杂的粉碎性骨折,采用生物接骨板治疗是最佳选择,中1/3骨折选择带锁髓内钉较好,对于软组织损伤严重的病人应选择不扩髓带锁髓内钉。在复杂的粉碎性骨折,不要求精确的复位,用最小显露和间接复位技术,但必须恢复肢体长度,纠正旋转和对线。带锁髓内钉将传统的钢板偏心固定转变为更符合生物学特点的“中央应力分享”式轴向固定,固定更加稳定。术中配合C臂X线机及骨科牵引床,对大多数骨折可以闭合复位,两端的交锁钉均固定在远端骨折部的两端,避免了对骨折区血供的破坏和软组织侵袭。桥接钢板跨越粉碎骨折区,远近两段分别各以3枚以上螺钉固定,特别适合复杂的粉碎性骨干骨折,主要是维持其长度和对线,它不属于稳定固定,但可以充分保存粉碎骨折部位软组织的附着肌血供,以期获得二期愈合[1]。胫骨表面形态不规则,钢板预弯非常重要,我们通常采取两种方法:一是术前按健侧对应部位预弯,二是术中用模板在皮肤表面取样后预弯。
  生物接骨术是一完整的概念:有别于机械接骨术,应该贯彻于骨折治疗的始终。生物学固定的主要技术要点如下:(1)远离骨折部位进行复位,以保护局部软组织的附着,利用间接复位技术,对粉碎性骨折进行非解剖复位,主要恢复骨骼的长度、轴线、纠正扭转,不以牺牲骨折部的血运来强求粉碎骨折块的解剖复位,如必须复位的较大骨块,也应尽力保护软组织蒂部[2]。以牺牲软组织为代价来追求解剖学复位和最大的机械稳定将导致骨折延迟愈合、 不愈合及感染等严重并发症。(2)固定:骨折愈合的主要条件并非一期的稳定,而是依靠存在活力的骨块,通过骨痂形成与主骨的迅速连接,钢板对侧获得支撑,防止植入物的疲劳[3]。(3)使用弹性模量,生物相容性好的内固定器材。(4)尽可能减少手术暴露时间。治疗必须着重于寻求骨折稳定和软组织完整之间的一种平衡,特别是对于严重粉碎的骨折[4]。过份追求骨折解剖学的重建,其结果往往是既不能获得以传导载荷的固定,而且使原已损伤的组织的血运遭到进一步的破坏,所以,对力学固定和生物学固定要同时认识和考虑。
  
  参考文献:
  [1] John PC,Theodore X,Kostas GP,et al.Bridge planting osteosynthesisof 20 comminuted fracture of the femur[J]. Acta Orthop Sand,1997,68:72.
  [2] Wenda K,Runkel M,Degrei F. Minimally invasive plate fixation in femoral shaft fractures.Injure,1997,28:13.
  [3] Gerber C,Mast JW,Ganz R.Biological internal fixation of franctures[J].Arch Othop Trauma Surg,1990,109:295.
  [4] Patmer RH.Biological osteosynthesis[J].Vet Clin North A Small Anim Pract,1999,29:1171.
  收稿日期:2008-04-14 修回日期:2008-04-30

本文来源:http://www.zhangdahai.com/2019/anquanshengchangongwen_0302/1372.html

腓骨 生物学 粉碎 固定
  • 相关内容
  • 热门专题
  • 推荐排行
  • 随即浏览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Copyright @ www.zhangdahai.com 大海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
  • 免责声明:大海范文网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