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2020 2012美国大选的现状及前景

【www.zhangdahai.com--工会社团】

  从2012年1月共和党在衣阿华州的首场党内初选开始,作为美国总统大选第一阶段的预选已展开三个月有余。现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是民主党唯一的总统候选人,因此谁能获得共和党内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备受关注。前马萨诸塞州州长米特・罗姆尼在与共和党其他候选人的竞争中逐步领先,4月10日,罗姆尼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前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参议员里克・桑托勒姆突然宣布退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4月25日,罗姆尼赢得康涅狄格、特拉华、纽约、宾夕法尼亚和罗德岛五州的共和党初选,至此,罗姆尼最终赢得共和党总统提名已无悬念,奥巴马与罗姆尼之间的“较量”将正式展开。
  此次大选重要的象征意义超越了以前历次大选。首先,此次大选可以说是伴随着美国相对实力下降的开始。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经济遭受沉重打击,失业率长时间在10%左右徘徊,2011年联邦政府债务险些突破债务上限导致了债务危机,致使政府不得不大幅度削减国防开支。其次,此次大选的意义还在于竞争者本身的特点。民主党的候选人、现任总统奥巴马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已基本确定为共和党候选人的罗姆尼是摩门教徒,而摩门教在美国宗教中长期被基督教福音派视为异端教派。两个身为美国社会中的少数族裔和少数宗教派别的候选人竞争美国总统的职位,这在美国总统选举历史上是一个独特现象。
  
  影响奥巴马连任的关键指标
  观察历次美国总统大选,一些重要的民调指标已成为预测在任总统能否连任的主要依据。这些指标包括总统的施政满意度、民众对经济状况的评价即经济信心指数、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程度。这三个指标相互关联,但又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民众对国家现状的看法和对政府工作的评估。经济信心指数是最为具体的指标,主要来自于不同阶层民众对经济状况的评估,例如对通货膨胀,失业率升高和生活成本上升等问题的看法。它在历次总统选举中都影响总统的施政满意度和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程度,但它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度和总统施政满意度具有高度的相关性,但对发展方向的满意度往往具有滞后性,并显示了一个更为长期的趋势。
  一、总统施政满意度
  总统施政满意度是预测在任总统能否获得连任的最为直观的依据。为了考察二者之间的关系,可以将美国二战以后的总统分为两类,即竞选连任成功的总统和连任失败的总统。二战结束以来,有三位美国总统竞选连任失败,他们分别是福特、卡特和老布什,这三位总统在大选之前的施政满意度都低于50%。而五位再次当选的总统,艾森豪威尔、约翰逊、尼克松、罗纳德・里根和比尔・克林顿在大选之前的施政满意度都高于50%。只有两个例外情况,一个是小布什,另一个是哈里・杜鲁门,这两位连选连任的总统在大选之前的施政满意度都低于50%,而他们都是在国家仍处在某种安全危机之中时再次当选的。此外,从历史数据还可以看出,二战以后所有连任成功的美国总统在大选年3月的施政满意度都高于50%,而所有竞选连任失败的总统的施政满意度都低于50%。
  根据盖洛普最近的民意调查数据,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并不乐观。从2012年1月2日到4月1日,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始终徘徊在46%左右,最高点为3月初的48%。4月21―23日的调查数据显示,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勉强达到50%。[1]根据上文的分析,大选年3月和大选开始之前的施政满意度是否达到50%以上是总统能否连任的关键。如果根据3月的数据,奥巴马连任前景并不乐观,但从最近的趋势看,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仍在不断上升,如果能在大选前持续上升并保持在50%以上,仍有较大可能性获得连任。
  二、经济信心指数
  影响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经济信心指数。根据盖洛普对2001―2012年的美国民众经济信心指数和对总统的施政满意度的相关性所进行的分析,可以发现,由于可以解释的原因,二者之间不总是紧密相关。但是从2011年开始,经济信心指数与总统施政满意度之间开始出现微弱的相关性,到2012年,经济因素开始成为影响美国政治的最主要因素,总统施政满意度和经济信心指数之间的相关系数达到了0.88。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经济仍然复苏乏力,就业增长缓慢,由于债务危机的出现,围绕着是否以及如何提高美国债务上限的问题,政府和国会,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严重的政治危机和不景气的经济状况,导致经济信心指数持续下降。
  盖洛普2012年2月份更新的民意调查显示,71%的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与经济有关的问题。如果与历史上一些时间点所出现的情况进行对比,可以发现,民众越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经济状况上,经济信心指数就越是对总统的连任产生重要影响。1996年1月的民调显示,在克林顿政府第一任期将满时,54%的美国人认为经济问题最为重要,同年8月和10月的民众经济信心指数分别为18和23;而在2004年小布什竞选连任时期,美国人中认为经济问题最重要的人仅占37%,8月和10月的两次经济信心指数调查的结果分别为9和3。民众对经济问题较低的关注程度和相对较高经济信心指数,使得这两位总统顺利地连选连任。相反,在1991和1992年,80%左右的民众担心经济问题,1992年8月的经济信心指数为-37,这最终导致老布什竞选连任失败。同样,1980年10月,在卡特败给里根之前,70%以上的美国人同样认为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上升等经济问题是国家面临的主要问题。1976年10月,福特在败给卡特之前,大多数美国人也将通货膨胀和失业问题视为美国最重要的问题。[2]
  以上事实说明在未来几个月中,经济信心指数的变化将对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产生巨大影响。根据2012年3月12―18日的盖洛普经济信心指数调查,美国民众经济信心指数为-21,在3月19―25日的民调中,经济信心指数已经提升到-17。尽管仍是负值,但自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以来,美国经济信心指数一直不同寻常地低于-20。在过去六个月中,美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一直在提升,从-47上升到-17,其主要原因是失业率在缓慢下降,股市行情逐渐上涨,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升奥巴马的施政满意度。
  对竞选连任的奥巴马来说,经济状况成为决定因素,既为他提供了改善施政满意度的机会,也使得他在这种高度相关性面前显得更加脆弱,如果其他条件不发生变化,改善经济状况几乎成为他能够连任的唯一机会。如果美国经济再次探底,失业率重新上升,奥巴马竞选连任的机会将相应减少。
  三、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度
  在2012年3月的盖洛普民调中,26%的美国人对国家发展方向表示满意,这是继2011年5月本・拉登被击毙,满意度达到26%之后,一年来满意度达到的最高水平。从2011年9月至今,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度从11%逐月升高,这是自奥巴马2009年执政以来,满意度持续提升最长的一段时期。虽然国家经济和就业状况仍不理想,但是这表明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赞同开始具有了持续性。这种持续性还会受到经济复苏、失业率下降等利好消息的鼓励,最近一次的政府就业报告宣布将提供22.7万个新的工作岗位,这将进一步提高就业率。
  虽然目前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度仍低于2000―2007年的平均值,但26%意味着满意程度已回归到2007年末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水平。这一指标从2008年10月后前所未有的最低点7%上升到现在的26%,说明美国民众已开始认同国家的长期发展方向。根据历史统计数据,民众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度保持在40%以上是总统获得连任的较为安全的区域。
  
  债务危机:两党共同面临的难题
  以上是影响奥巴马能否获得连任的几个重要指标,这些指标都将着重点放在民众对现任政府工作的评估上。除这些因素之外,在大选年,共和党的表现也将成为一个重要变量,将影响民众在民主和共和两党之间做出选择。而债务危机问题将成为大选过程中两党面临的最大考验。
  受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影响,美国联邦债务在10年间大幅度增加,从2000年的5.628万亿美元,增加到了2009年的11.875万亿美元。2009年以来,为了应付金融危机,美国政府投入了巨额开支,政府债务在2010年6月迅速突破13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从2001年的56.4%增加到2008年的83.46%,2010年由于应对金融危机而进行的大规模资金投入,使这个比例迅速突破90%。[3]同时,美国政府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也导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迅速扩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在2009年突破了10%。[4]
  高额的债务和财政赤字不仅使美国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还引发了围绕提高债务上限问题的政治危机。2011年8月,民主、共和两党就是否以及如何提高债务上限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直到美债违约期限的最后一刻才达成妥协,这直接导致标准普尔降低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两党在处理债务危机的过程中,都着眼于2012年的大选。民主党希望提高债务上限的方案足以支撑到2012年11月总统大选之后,这样在大选前奥巴马政府就不需要再就减少财政赤字的问题同国会讨价还价。而共和党则仅同意达成为期六个月的短期提高债务上限的方案,到2012年初再就这一议题作进一步讨论,其目的是在2012年大选前可以再次利用债务问题打击民主党的选情。
  为此,在最近的这场债务危机中,民主和共和两党的表现都受到美国民众的批评。一方面,很多民众担心提高债务上限会导致政府增税。2010年7月,根据盖洛普的民意调查,42%的民众表示反对增税,只有22%的人支持。[5]另一方面,很多民众认为共和党在国会的“扯皮”行为,导致政府几乎陷入拖欠债务的窘境,根据2011年7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民调,71%的民众不赞同共和党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的表现。[6]
  虽然民主和共和两党就债务上限问题暂时达成了妥协,但美国经济不景气、政府财政赤字不断上升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提高债务上限只是缓解了解决问题的紧迫性,如何削减政府开支以减少政府债务仍然是一个两党之间争论不休的问题。共和党可能再次利用债务问题打击民主党的选情,而作为竞争党,共和党能否在竞选过程中从大局出发,稳妥地处理债务问题带来的挑战,也将影响美国民众对共和党的态度。
  
  民意支持率对比与选情展望
  在共和党初选结果基本确定之后,奥巴马与罗姆尼之间的较量将正式开始。最终的选举结果如何,将取决于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民意支持对比及其在随后几个月中的变化。根据盖洛普4月2日进行的民意调查,如果当日进行大选,注册选民中的49%表示他们将投票给奥巴马,而45%的选民表示可能会投票给共和党的候选人罗姆尼。针对不同党派选民投票倾向的调查显示,奥巴马获得了多数民主党选民的支持,而罗姆尼获得了多数共和党选民的支持。民主党和共和党尚未确定投票倾向的选民比例分别为2%和3%,而中间选民中尚未确定投票倾向的比例为12%,这一对比说明能否得到中间独立选民的支持,对竞选结果至关重要。
  此次民调还显示,奥巴马在12个摇摆州大幅度领先于共和党的竞争者罗姆尼,其支持率是51%对42%,这是奥巴马第一次在这些州取得对罗姆尼的优势地位。[7]奥巴马能够领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60%的50岁以下女性选民中有更多的人支持奥巴马,而罗姆尼在这个群体中仅得到30%的支持率,虽然罗姆尼在所有男性选民中获得的支持率高出奥巴马1个百分点,但是奥巴马在所有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却高出罗姆尼18个百分点。[8]
  民主党在女性选民中具有传统优势,在以往的几次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总能在女性选民中领先10个百分点。与2008年奥巴马在女性选民中领先麦凯恩12个百分点相比,这次民调数据显示,两党女性选民对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率的差距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奥巴马的竞选经理吉姆・麦西纳认为,罗姆尼承诺取消联邦政府对女性计划生育机构(Planned Parenthood)的财政支持,并批准法案,允许雇主将避孕措施排除在医保计划之外,这些举动将在大选中为他制造严重的困难。罗姆尼采取这些措施可能会得到保守派和茶党运动的支持,但这样做的结果是美国女性无法相信罗姆尼可以代表她们。
  另一个可能影响选情的因素是选民投票积极性的变化。在此次民调中,只有42%的登记选民表示他们对于参加投票具有很高的热情,而在1月份,这个比例是52%。其中,罗姆尼支持者参选热情比1月份的民调下降了13个百分点,与支持奥巴马的选民参选热情度持平。考虑到奥巴马在民调中的支持率高出罗姆尼4个百分点,参选热情的差异会进一步扩大罗姆尼与奥巴马之间的得票差距。罗姆尼支持者投票热情的下降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这源自于共和党注册选民参选热情的降低。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的参选热情度已由1月份的61%下降到最近的49%,而民主党选民的参选热情则从58%下降到51%,仍高出共和党选民2个百分点。[9]如果这种趋势得不到逆转或者持续恶化,共和党在大选中将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
  除民调显示罗姆尼仍落后于奥巴马之外,罗姆尼还存在一些明显的劣势,这些劣势将成为罗姆尼竞选道路上的主要障碍。首先,从目前的预选情况来看,选民分裂趋势十分明显,即保守势力、温和势力和宗教势力各持一方。尽管普遍认为罗姆尼的摩门教背景不会成为其获得提名和正式竞选的主要障碍,但一旦进入正式的大选角逐后,罗姆尼如何争取并赢得各方势力仍是一个未知数。第二,罗姆尼竞选过程中在外交和内政政策上的激进语言使许多选民对其存有疑虑。例如罗姆尼声称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的话,上任的第一天就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在削减政府开支的问题上,他坚决反对增加富人的税收;在伊朗问题上,他力主采取强硬政策,甚至不惜再打一场战争。[10]这些言论使很多人担心,他很可能将把美国重新带回到小布什时代。第三,在竞选资金方面,虽然罗姆尼与其他几位共和党候选人相比具有明显优势,但与奥巴马相比仍然相形见绌。到目前为止他在共和党预选中已投入了5300万美元的广告费,遥遥领先于其他对手。但根据《纽约时报》的总统候选人竞选资金调查,到2月底,罗姆尼筹集的资金仅为720多万美元,而奥巴马有8400万,为罗姆尼竞选资金的将近12倍。[11]
  另一方面,尽管在近期民调中奥巴马占据了优势,但同2008年相比,此次大选中奥巴马获胜的机会大为缩小。最主要的原因是,民主党传统票仓在不断缩水。从2008年到2010年,坚定支持民主党的州从30个减少至14个。2011年2月的盖洛普民调显示,2008年在坚定支持民主党的30个州内,民主党支持率至少领先共和党10个百分点,但此后这些票仓逐渐流失,在两年内“缩水”幅度超过一半。在民主党票仓流失的州中,9个州变为倾向于支持民主党的州,即民主党的领先优势下降到已不足10个百分点,但仍高于5个百分点;6个州变为“摇摆州”,即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率相差不到5个百分点。而新罕布什尔州则被共和党“倒戈”,从民主党票仓变为倾向于支持共和党的州。这些情况都说明民主党和奥巴马本人在2008年大选中的优势地位近年来不断消失。
  另外一个将影响奥巴马选情的关键因素是最高法院对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态度。医改法案在奥巴马眼中是他执政以来“最骄傲的成就”,被奥巴马政府称为美国“人人享有医保”目标的重要一步。该法案规定,到2014年,所有美国人必须购买医保,否则将会面临罚款。这种“强制参保”条款引发了来自不同阶层民众的强烈不满,全美相继有26个州出现了“医改违宪”的诉讼,认为美国宪法并没有赋予政府机构强制民众购买医保的权力,医改法案应被视作违宪。2011年8月,设在亚特兰大的联邦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裁定医改法案违宪,成功地将此案提交最高法院,谋求推翻奥巴马提出的医改法案。2012年3月26―28日,美国最高法院对奥巴马提出的医改法案举行为期三天的聆讯,并将在6月底作出判决。如果最高法院最终判此法案或其中的“强制参保”条款违宪,将对奥巴马竞选连任造成严重打击,甚至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影响将是灾难性的,罗姆尼很有可能利用这一判决向公众表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即现任总统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自由主义者”。
  以上对大选民调数据和影响两党总统候选人竞选的有利和不利因素进行了分析。目前,在金融危机的持续影响下,美国民众最为关心的仍是经济和就业问题,因此,如果在未来的几个月中,美国经济状况不能得到大幅度改善,就业率不能明显提升,那么奥巴马现有的对罗姆尼不大的优势仍有可能被逆转。
  (第一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第二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徐海娜)
  [1] Jeffrey Jones, “Obama Now at 50% Job Approval; Leads Romney, 49% to 42%,” April 24, 2012, http://www.省略/poll/154091/Obama-Job-Approval-Leads-Romney.aspx?utm_source=alert&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syndication&utm_content=morelink&utm_term=All%20Gallup%20Headlines.
  [2] Lydia Saad and Frank Newport, “Obama’s Job Approval Tied to Economic Confidence in 2012,” March19, 2012, http://www.省略/poll/153335/Obama-Job-Approval-Tied-Economic-Confidence-2012.aspx?utm_source=alert&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syndication&utm_content=morelink&utm_term=All%20Gallup%20Headlines.
  [3] U.S. Federal Government Debt, http://www.省略/Government/fed_debt_as_percent_GDP_over_time.html.
  [4] The Federal Budget Deficit for 2010, October 7, 2010, http://www.cbo.gov/publication/25107.
  [5] Lydia Saad, “U.S Debt Ceiling Increase Remains Unpopular with Americans,” July 12, 2011, http://www.省略/poll/148454/debt-ceiling-increase-remains-unpopular-americans.aspx.
  [6] Tucker Reals, “Poll: 71% Shun GOP Handling of Debt Crisis,” July 18, 2011, http://www.省略/8301-503544_162-20080250-503544.html.
  [7] Jeffrey Jones, “Obama 49%, Romney 45% Among Registered Voters Nationwide,” April 2, 2012, http://www.省略/poll/153668/Obama-Romney-Among-Registered-Voters-Nationwide.aspx?utm_source=alert&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syndication&utm_content=morelink&utm_term=All%20Gallup%20Headlines.
  [8] Susan Page, “Swing States poll : A Shift by Women Puts Obama in Lead,” April 2, 2012, http://www.省略/news/politics/story/2012-04-01/swing-states-poll/53930684/1.
  [9] Jeffrey Jones, “Obama 49%, Romney 45% Among Registered Voters Nationwide,” April 2, 2012, http://www.省略/poll/153668/Obama-Romney-Among-Registered-Voters-Nationwide.aspx?utm_source=alert&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syndication&utm_content=morelink&utm_term=All%20Gallup%20Headlines.
  [10] “Iran Will Go Nuclear If Obama Is Reelected,” March 4, 2012, http://news.省略/2012/03/04/iran-nuclear-mitt-romney/.
  [11] “The 2012 Money Race: Compare the Candidates,” http://elections.省略/2012/campaign-finance.

本文来源:http://www.zhangdahai.com/2019/gonghuishetuan_0322/28630.html

大选 美国 现状及 前景
  • 相关内容
  • 热门专题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Copyright @ www.zhangdahai.com 大海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
  • 免责声明:大海范文网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