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故山多药物,胜概忆桃源|忆桃源

【www.zhangdahai.com--个人工作总结】

  2012年是中国唐代著名诗人杜甫诞辰1300周年。   杜甫(712~770),字子美,又称杜少陵、杜拾遗、杜工部。京兆杜陵人(位于今陕西西安西南)。712年2月12日,杜甫生于河南巩县。他曾任左拾遗,后被贬为华州习功参军;公元759年,杜甫弃官入蜀,定居成都;公元770年,杜甫卒于湖南岳阳,时年59岁。杜甫一生共创作诗歌近3000首,今存1400多首,被后世尊称为“诗圣”。1962年,杜甫被列为世界文化名人。
  
  不为良相,则为良医
  
  杜甫生长在“奉儒守官”并有文学传统的家庭中,十三世祖杜预是西晋名将,祖父杜审言是武则天时期的著名诗人,做过膳部员外郎;父亲杜闲曾任兖州司马和奉天县令。
  杜甫幼年聪慧,七岁便开始学诗,十五岁“出游翰墨场”时,他的诗文已经引起洛阳名士的重视。
  自古诗辞歌赋常以医药为吟诵对象,它们丰富了文学的创作,唐诗也不例外。
  杜甫的诗歌在唐诗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流传下来的杜甫的1400多首诗歌中,涉及可用于医药研究的就达90余首之多。这跟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是分不开的,经济繁荣、科技发达必然带动医学的发展。此时期的药物学较以前有较大进步,出现了《本草经集注》、《新修本草》、《本草拾遗》、《蜀本草》等药物学著作。
  在唐代,医学教育也已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公元624年,唐政府设立“太医署”培养学生,并在许多州建立了地方性的医学教育机构,太医署还专门设有药学部,这时医学与药学已经分开,药学部还设有药园三顷,招收一定数量的学生,学习药物的栽培、采集、炮制、制剂、使用等方面的知识。所以,当时懂医识药的文人并不在少数,出现了很多儒医。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文学与医药学始终存在着相互渗透、相互交融的关系,诗人、文学家多精通医术,很多名医又有很高的文学素养,良相治国平天下,救民于水火;良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不同的方式,共同的目标,同样的抱负。
  所以,古人总是将相与医相提并论,“不为良相,则为良医”。
  
  卖药都市,寄食友朋
  
  从35岁到达长安,到59岁在北进中原的漂泊中离世,这整整25年的时间,杜甫都是在贫困、疾病中度过的。常年的体弱多病,促使他去博览群书,以便掌握更多的医药知识,久病成医就是这个道理。杜甫对药物学相当内行,会辨识,更是集种植、采集、加工于一身,并能将药物知识用于防治疾病上。所以,他在诗歌里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医药学资料。他经常到山野里去采些草药回来,自己经过加工炮制,或是拿到市场上去卖,或是送给那些周济过他的人。他曾经在《进三大礼赋表》中,说过“卖药都市,寄食友朋”的话,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与郑虔共鉴“戎王子”
  
  在长安时,杜甫有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名叫郑虔(685―764),字弱齐。郑虔是河南荥阳荥泽人,工诗善书,同时又是一位精通天文、地理、博物、兵法、医药近乎百科全书式的一代通儒,可说是学富五车。杜甫称赞他为“荥阳冠众儒”。郑虔对药物学有专门研究,曾著有《胡本草七卷 》。《本草纲目》称此书所收“皆胡中药物”。胡中,泛指我国北方少数民族以及西域地区。
  郑虔当时为“广文馆博士”,是无实权的“冷官”,和杜甫一样过着“饭不足”的穷困生活。他跟杜甫相处时间很长,自然来往密切,两人常在一起饮酒论诗,也常在一起研究药物学。杜甫在《戏简郑广文兼呈苏司业》诗中写道:“广文到官舍,系马堂阶下。醉则骑马归,颇遭官长骂。才名三十年,坐客寒无毡。赖有苏司业,时时乞酒钱。”此虽是朋友间调侃的话,但也是事实,从中便知杜甫与郑虔之间非同一般的友谊。
  杜甫还写有《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其中就有一首说到两人共同鉴别一种来自月支的药用植物的情形:“万里戎王子,何年别月支?异花来绝域,滋蔓匝清池。汉使徒空到,神农竟不知。露翻兼雨打,开拆渐离披。”其意思是说:万里而来的戎王子,你是哪年离开了故土月支?异国绝域的珍贵花儿,如今在你的清水池塘四周滋生蔓长。当年汉使张骞白走一趟没有把你带回;而我们的祖先神农氏尝遍百草,也不曾记下你的名字。只可惜在露浸雨打之下,你的花瓣已日渐消损。按此诗中的“戎王子”花草名,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仇兆鳌为杜诗作注时说:戎王子,中药“独活”的别名,原产地在月支国(月支又称月氏,古族名,曾于西域建月氏国)。中药独活别名胡王使者,为伞形科植物重齿毛当归的干燥根,具有祛风胜湿、散寒止痛的功效,中医常用于治疗风寒湿痹、腰膝疼痛、少阴伏风头痛、头痛齿痛等症。据现代研究,独活有抗炎、镇痛及镇静作用;对血小板聚集有抑制作用;并有降压作用,但不持久;其所含香柑内酯、花椒毒素等有光敏及抗肿瘤作用。
  
  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
  
  杜甫在滞居长安时,因当时长安阴雨连绵,青苔连榻,蚊虫叮咬,他不幸染上了疟疾。朋友王倚见杜甫形容瘦削,体力不支,急忙尽力为他置办了一顿美食;杜甫后来写诗酬谢,叙述了自己的病况说:“且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沈年苦无健。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八年之后,他在给诗人高适的诗中也写道:“三年犹病疟,一鬼不消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诗人寥寥数语,便将疟疾的发病症状准确地记录下来。疟疾的临床特点为周期性定期发作的寒战、高热和大汗,后期多伴有贫血和脾肿大。从杜诗中的描写来分析,诗圣患的是隔日而发的“间日疟”。
  
  我虽消渴甚,敢忘帝力勤
  
  在杜甫的诗歌中,还有许多言及他向朋友乞食求馔的句子,这除了因为他穷困以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杜甫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中医称为“消渴”)。
  杜甫在给文学家元结的诗中说:“我如长卿病,日夕思朝庭。肺枯渴太甚,漂泊公孙城。”长卿是西汉时大词赋家司马相如的字,他也是位糖尿病患者。糖尿病以多饮、多食、多尿、消瘦为典型症状,这样一位大诗人,为疾病所困,饮食生活又得不到保障,加上糖尿病的原因,经常出现饥饿的症状,尽管如此,杜甫仍以“我虽消渴甚,敢忘帝力勤”的胸怀,时时关心人民的饥寒交迫,企望天子们给百姓一个安定富足的社会环境。
  糖尿病有很多并发症,如心肌梗死、高血压、肺结核、白内障、失聪、失明等。杜甫晚年的诗歌中,屡屡言及自己的病症:如“肺病久衰翁”、“高秋疏肺气”、“衰年肺病惟高枕”、从中可看出他晚年饱受肺病的折磨。此外,从杜甫在临终前一年写的“右臂偏枯关耳聋”,“老年花似雾中看”,以及记叙金篦刮眼等诗句来分析,都说明杜甫已因糖尿病并发了很严重的白内障、耳聋、中风、偏枯、足痿等症。
  
  故山多药物,胜概忆桃源
  
  杜甫在四川期间,是他最开心最快乐的日子。在当时的环境下,他已深知仕途无望,决心归隐田。在友人的帮助下,杜甫在成都营建草堂,过了两年多比较安定的生活。他经常吟着“故山多药物,胜概忆桃源”的诗句,和家人一起快乐地耕作。“移船先主庙,洗药浣花溪”正是杜甫在草堂生活的写照。
  杜甫精心洗药、然后加工炮制,晒干后贴上标签贮藏好,以便自服或外卖,还送亲朋好友,不亦乐乎!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久,药材长势喜人,举目眺望:“药条药甲润青青,色过棕亭入草亭。”杜甫完全陶醉在自己种植草药的乐趣中了,药圃成了他生活的重要部分,是他解忧、写诗、醒酒的乐园。
  拜读杜甫种草药的诗文,就像身临其境,仿佛看到成都市郊杜甫的“草堂”里各种植物药材在那里静静地吐露着芬芳……杜甫把它称为“药国”。
  杜甫不仅对中草药有很强的鉴别能力,还能将草药的特性、姿态描写得淋漓尽致。他写决明是“雨中百草秋烂死,阶下决明颜色鲜”;写栀子是“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
  杜甫这样描绘丁香: “丁香体柔弱,乱结枝犹垫。细叶带浮毛,疏花披素艳。深栽小斋后,庶使幽人占。晚随兰麝中,休怀粉身念。”这更是以花拟人,整首诗描绘了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柔弱而坚强的植物,它知道自己将会粉身碎骨,但它从不过多去想。在那静静地吐露着芬芳,直到生命的终结。像它这么圣洁的花朵,只有品味高雅的“幽人”才懂得欣赏。
  杜甫在写这首诗中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教我们怎么做人,丁香是一种柔弱的植物,但它身上也有坚强的特质。大家习惯以为雄壮的松树柏树岁寒而知后凋,没注意到柔弱的丁香也有这种坚强的特性,强调弱者的力量。
  从这些花草树木中能够品味出做人的至高境界,这也是杜甫喜爱草堂的乐趣所在。
  
  智斗邪方,“曲”解中药
  
  在民间还流传着一个杜甫智斗邪方,“曲”解四味中药的故事:
  唐代大历年间,年已五十余岁的杜甫从四川举家东下,辗转到了湖北沙头镇,开了个“百草堂”药铺,聊以糊口。由于杜甫为人和蔼可亲,经营的药物又货真价实,本人还兼通医术,老百姓都信任“百草堂”,因此,每天到他这里抓中药的人络绎不绝,“百草堂”越来越红火。
  这可得罪了当地几家地主老财,因为他们开的药店越来越冷落萧条,直至无人光顾。于是,几家地主老财想出一计谋,要抵毁杜甫的名声,使他的“百草堂”开不下去。
  在当地有一个节度史叫卫佰玉,财主们打算用卫佰玉的权势把“百草堂”除掉。他们用银两收买了节度使卫佰玉衙门的一个书吏。
  第二天,书吏果然在卫佰玉节度使面前挑拨开了:“老爷,杜甫开了个中药店,自夸天下诸药类最全,还自以为是才学高深,会写诗,连您老人家都瞧不起呢!”
  卫佰玉一听火冒三丈,骂道:“好一个杜老倌,我倒要试试你的智谋!”
  于是,他让家人递过笔来,挥笔开了一付“行运早,行运迟,正行运,不行运”的邪药方,递给书吏说:“快去,送到百草堂,立即把药抓齐,否则对他不客气。”
  那书吏趾高气扬地拿着药方来到“百草堂”,大摇大摆走进药房,将卫佰玉笔写的邪方往柜台上一甩:“喂,这是卫大人要的药,快照上面写的抓齐抓全,少一味就砸你们的招牌!” “百草堂”里的伙计一看,愣住了:天下哪有这四味中药!纯属刁难人,无理取闹!
  这时,杜甫正好从后堂出来,看看那个邪药方,手捋胡须,轻轻冷笑说:“好,我给他抓”。杜甫略加思索取了一片萝卜干,一片生姜芽,一粒新鲜李子,一棵干僵桃交给差人。书吏接过药叫嚷道:“这不是老爷要的药,你弄错了!”杜甫不慌不忙地驳斥道:“萝卜干即干罗之意,甘罗十二当宰相,这不是行运早吗?生姜芽是姜子牙之意,子牙八十三岁遇文王,这可算是行运迟嘛!红皮李子酸中带甜,时下正是市场上的热门货,可以说是正行运吧!这隔年的桃子,已不是新鲜货,没人爱吃,只能做药,这自然是不行运了。”书吏听了杜甫的话,连连点头称是。他回去告诉卫伯玉。卫伯玉哭笑不得,只得作罢。那些财主对杜甫的“百草堂”药店更是没法可施了,从此,“百草堂”药店越办越红火。
  
  诗体“病历”传千秋
  
  公元770年,59岁的杜甫病卧舟中,伴随他的是重病缠身的痛苦和爱国忧民的深情,此时“诗圣”已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他在临终前,写了一首五言长篇排律的《风疾舟中伏枕书怀奉呈湖南亲友》的绝笔诗,诗中叙述了自己的病情,回顾了半生颠沛流离之苦,并向亲友托付了后事,其中充满着凄切动人的家国之忧。在中国文学史上,杜甫的诗被称为一部唐代由盛而衰的“诗史”,他更给后人留下了一份难得的诗体的“病历”。
  让我们在这位伟大的历史文化名人诞辰1300年的今天,永远铭记住他为祖国和人民所遗留下的这一份丰厚的文化遗产!

本文来源:http://www.zhangdahai.com/gerenzongjie/gerengongzuozongjie/2019/0302/115.html

桃源 杜甫 药物 胜概忆
  • 相关内容
  • 热门专题
  • 推荐排行
  • 随即浏览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Copyright @ www.zhangdahai.com 大海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
  • 免责声明:大海范文网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