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尽 [差点缘尽于“尿频”]

【www.zhangdahai.com--销售个人工作总结】

  斐斐和阿松结婚三年,两情相悦,恩爱非常。正在大家恭候他们爱情结晶之时,却传来了两人打算分手的消息。斐斐对好友的解释是阿松变了,变得脾气古怪、不求上进。表面看看也是:昔日英姿勃发的阿松不知怎的老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众人不理解,斐斐不能说。
  
  痛苦经历
  
  两年前,斐斐发现阿松做爱时有些力不从心,对自己发出的性信号也“木知木觉”,甚至躲躲闪闪。斐斐以为他有了新欢,追问之下,答案令她更心惊:阿松得了性病!
  原来阿松因为老是想小便却每次都排不净,小便色黄、灼热,小便后尿道口有白色混浊物滴出,去性病诊所看过病,被诊断为衣原体、支原体感染,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经过两个星期的输液及口服抗生素治疗,阿松的自我感觉并没有好转。因为慌乱和焦虑,阿松才“性趣”大减。
   难怪!斐斐正疑心阿松怎么老是上厕所,一呆就老半天,还说服自己改用了安全套避孕呢。斐斐是相信阿松的,在阿松保证绝对没有对不起她的行为后,就陪他再去复诊,没想到从此就跌入了深渊。
  性病诊所的医生说阿松的化验复查衣原体、支原体已转阴,但前列腺液检查仍有异常――有卵磷脂小体和白细胞,这说明性病治好了,但前列腺炎还存在,要继续治疗,接着便开出了天价的治疗清单。斐斐和阿松将信将疑,又跑了几家别的医院,化验结果竟然家家不同,得到的诊断也是迥异。有的说阿松只有前列腺炎,没有性病;有的说阿松没什么毛病,休息休息就会好;有的说阿松不仅有前列腺炎,而且性病尚未根除,必须抓紧治疗,否则……
  握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化验单和药方,斐斐和阿松一筹莫展。两人商量下来,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因为多数医院说阿松有前列腺炎,而且阿松那里确实感觉不舒服,那就当前列腺炎治吧!于是阿松开始了积极治疗,斐斐也在一旁认真督促。
  但是事与愿违,阿松服了一段时间药后症状非但没有丝毫改善,反而尿频尿急更严重。怎么办?换药吧!换了一种药,仍然如泥牛入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医疗广告的指引下,斐斐几乎陪阿松跑遍了市里所有的前列腺炎专家专病门诊,每一次的治疗都是满怀希望开始,备感失望结束。阿松在一次次的打击下变得越来越灰心,脾气越来越暴躁,在床上的表现也越来越差。
   这样磕磕绊绊的日子过了两年,斐斐觉得自己的耐心到了尽头,两人的感情也快耗尽了。几次提出分手,但是看到阿松悲痛欲绝的样子,想到他以前对自己的好,斐斐每次都心软了,又陪阿松踏上了漫漫求医路。这一次,他们来到了我们这里。
  
  真相大白
  
   阿松对我的诉说是尿频尿急,饮水后尤甚,小便无力、尿线变细、滴滴答答不爽气,并有尿道、会阴、腰骶部不适感。斐斐在一边补充说,他现在经常阴茎不能勃起,还有早泄现象。两人一个情绪低沉、神情痛苦,一个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我给阿松做了前列腺直肠指检,发现前列腺腺体两侧对称、饱满,没有结节,也无明显压痛,按摩取前列腺液非常顺畅。前列腺液常规检查及病原体检查结果:衣原体、支原体均为阴性,卵磷脂小体++/视野,白细胞++/视野,pH 值6.4。根据临床检查分析,我告诉阿松,他目前无慢性前列腺炎,更无性病存在,不需要治疗。
   对我的诊断,斐斐和阿松都表示不能置信。是啊,两年来两人为治病花去了两三万元,尝试过药物、坐浴、按摩、射频各种治疗,身心痛苦不堪,现在被告知根本没病,他们一下子怎么能转过弯来?斐斐和阿松提出了――
  
  三点疑问
  
  1.为什么以前别的医院会检查出性病、前列腺炎,难道是他们查错了?难道以前那么多药都是白吃了?
   2.为什么现在阿松的前列腺液检查仍有白细胞等异常,却说他没病?
  3.如果阿松没病,那么他尿频尿急、阴部不适、性能力减退现象怎么解释?
  
  答惑解疑
  
  慢性前列腺炎在青年男性中发病率很高,此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大是不仅可能由性病所致,而且还可能引起性功能障碍、不育等。说小是与其他疾病相比并无太大痛苦,没有性命之虞。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年轻男子一旦沾染,受困却不小,不仅花费不菲,而且会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如果再加上来自他们性伴侣的压力,往往会使治疗过程夹缠不清,患者越陷越深。
  1. 以往治疗的对错 我给斐斐和阿松的第一个建议是:“既往不咎,面对现实”。其实这也是对他们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两年来,他们已经为了这似有若无的性病、前列腺炎耗费了无数精力,现在再去讲清当初谁对谁非,既不可能也不理智,反而只会再浪费时间、耗伤心神。同样,对以前的治疗也不值得再作任何评价,最明智的做法是相信正规医院的目前检查是可信的,阿松没有实质性问题。如果实在想不通也没问题,过一星期后可再检查一次,若结果相同,则再不要纠缠所谓的性病问题,也不要再进行任何相关的检查。
  2.化验检查的问题 至于化验报告,是斐斐和阿松第二个必须重新认识的问题。由于两年来每次化验前列腺液,都有或多或少的白细胞,所以阿松坚信自己的病没治好。其实对于年轻人来说,前列腺液中存在白细胞是很正常的事。试想,白细胞是人体体液的正常组成部分,有着防御功能,在前列腺液中出现不值得大惊小怪。况且,出于性活跃期的年轻男子,前列腺的充血、阴茎的勃起很频繁,这也会增加前列腺液中白细胞出现的概率。只要前列腺液检查中的白细胞不是大量成团、堆积,或者伴有脓细胞,就不应该判为“异常”。对慢性前列腺炎的诊断,比“白细胞”更客观更有可比性的是前列腺液的pH值和直肠指检,阿松的这两项检查都正常,所以我说他没病。
  3.症状不缓解的问题 像阿松这样症状严重而临床检查不支持的“前列腺炎”患者并不在少数,他们最突出的症状就是尿频。这些人的尿频一般不伴尿痛,只有在不及时小解时可能会有些胀痛等不适,通常还会发现小便量少、色黄、尿线变细、余沥不爽等。然而,这种尿频极易被紧张的工作或其他注意力所转移,也就是说在工作忙时尿频并不明显,也无其他不适。询问阿松的情况,果然如此。我告诉阿松,他尿频等种种不适是心因性的,越重视会越明显,越不在乎就越轻。见阿松将信将疑,我告诉他一个鉴别办法:回去计算每次小便的量,如果每次少于300毫升,则尿频是“假”的。只要多喝水,随着尿量的增加,并注意延长排尿间隔时间,尿流变细、色黄、余沥不爽、尿道不适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至于“性功能减退”,也主要与苦闷烦躁、害怕染病给性伴侣、害怕做爱加重病情等心理因素有关。斐斐和阿松承认,由于害怕斐斐被传染,他们每次做爱都用安全套,而这是以前他俩最不喜欢的避孕方式,直接影响了两人的正常发挥和满意度。我告诉斐斐和阿松,别说阿松现在没病,即使是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绝大多数也不会传染,不必如此紧张。
  
  解决方案
  
   于是,我给斐斐和阿松制定了以下解决方案:
   1. 放松情绪,放心做爱。阿松要有重振雄风的信心,斐斐则要耐心温柔,即使阿松暂时还不能令她满意,也不能埋怨、责怪,更不能以离婚相“威胁”,否则只会加重他的心理负担。两人既要保持适当的性生活,道理很简单――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也要减少过度的性刺激――避免前列腺反复充血,尤其要杜绝忍精不射或频繁性刺激又不性交的做法。
  2. 阿松要多饮水,每天应饮用1~2升的水,延长小便间隔时间,改变虚假尿频的状况;不要久坐,不要受凉,宜热水淋浴。
   3. 因为他们对阿松的“小便黄”很在意,故阿松可服中成药三妙丸滋阴清热,每次3 克,每日3次(虽然说理透彻,但他们恐怕还很难一下子接受,给点药物治疗也有心理安慰作用,不过这些话当时我可没说)。
   4. 一星期后来复查一次,以后再重复两次。如连续三次检查无异常,则结束整个疗程。
  
  本案追踪
  
   一个月后,阿松第三次来复诊,一切正如先前预料:连续几次检查均无异常发现,尿频等临床症状也完全消失,阿松真的可以和我说再见了。我忽然发现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以前每次就诊都像影子一样跟着他的斐斐没来。想到他俩不久以前的分手打算,我心里一沉,难道……?不过看阿松乐呵呵的样子又不像。
  阿松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告诉我,他和斐斐好着呢。自从在这里看病后,斐斐越来越放松了对他的“监督”,既不像以前那样起劲地收集医疗广告了,也不时刻督促他吃药了,对他床上的表现也不那么在意了。她这样“不关心”,阿松倒反而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各种不适越来越轻,做爱时的表现也越来越好。今天出门,斐斐说她不陪着了,她相信这家医院,相信阿松会带回好消息,这会儿正忙着在家做好吃的呢。

本文来源:http://www.zhangdahai.com/gerenzongjie/xiaoshougerengongzuozongjie/2019/0426/97638.html

尿频 差点
  • 相关内容
  • 热门专题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Copyright @ www.zhangdahai.com 大海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
  • 免责声明:大海范文网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