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的爱:暖爱

【www.zhangdahai.com--领导述职报告】

  “今天你必须去医院检查。…‘我没那么娇嫩,不就是咳嗽了几声嘛,我不去。…‘不去不行,背我也要把你背去。”   一大早,刚睁开眼,我就和老伴“叮当”开了。   退休后,像这样“叮当”似的争吵经常发生。我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医生不让我抽烟,可我总偷偷抽。这天,老伴发现我抽烟,她要批评我,我说:
  “只抽一根。”老伴说:“一口也不行。”我有点火了:“今天就要抽。”老伴也不示弱:“就不叫你抽,我要对你的健康负责。”说罢,她把我手中的烟夺去了。不一会儿,老伴从超市买了两包瓜子递给我:“想抽烟的时候就吃这个。”
  刚退休时,老伴喜欢打麻将,一到晚上,不是说胳膊酸,就是说膀子疼。我劝她不要打麻将,她说:“我一不会唱,二不会跳,三不会打扑克,你让我坐在家里闷死啊!”我从包里拿出一个木陀螺,说:“我天天陪你打陀螺。”老伴生气了,放开嗓门“叮当”起来:“我都是60多岁的老太婆了,去打陀螺,别人不笑我是疯子才怪,亏你想得出来。”我也把嗓门提高八度,理直气壮和她“叮当”:“打陀螺可是一项很好的健身运动,甩鞭一扬,把陀螺打得团团转,时间一长,你的胳膊就不会酸了,膀子也不会疼了。”老伴瞪了我一眼,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不去打麻将了。
  此后一有空,我就陪老伴到广场上打陀螺,一个月后,她笑眯眯地对我说:“胳膊、膀子好多了。”
  快过年了,我叫老伴买套新衣服,“叮当”了好几次,她终于同意了。那天,跑了好几家专卖店,本来很好的衣服,她不是说大了,就是说小了,不是说长了,就是说短了。我看透了老伴的心思,一针见血地说:“老伴,你别耍花花肠子,你是怕花钱,嫌贵。”老伴说:“能和别人比种田,别和别人比过年,衣服有几套就行了,何必花冤枉钱呢!”和她“叮当”了一阵子,我甘拜下风。
  我和老伴在一起的时候“叮当”,没在一起的时候也“叮当”。一次,我到市里开通讯员座谈会,走到半路,老伴打来电话:“你呀!真是忘性大,我专门给你沏的中药茶,你咋忘记带呀!你这人,真叫人不放心。”我一听,抓住话柄,又和她“叮当”起来:“老伴,我还真有点不放心你,这两天,我没在家,你不要舍不得吃、合不得喝,冰箱里的鸡蛋、鱼是我走时专门为你买的,你一定得吃。”就这样,你一句,我_旬,我和老伴“叮当”了好一会儿。
  儿女们一听到我和老伴“叮当”,就风趣地说:“爸,妈,你们这叫‘叮当’的爱。”

本文来源:http://www.zhangdahai.com/shuzhibaogao/lingdaoshuzhibaogao/2019/0303/3649.html

  • 相关内容
  • 热门专题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Copyright @ www.zhangdahai.com 大海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
  • 免责声明:大海范文网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